李思辉

调研中发现一桩荒唐事:中部某市强力推进简政放权,一个市辖区的农林水局只有6名工作人员,却承接了数十项业务,对接市里9个委办局。不久前,赶上8个上级部门同一天开会,他们不得不向区政府办求援,借两个人去参加会议。

一些地方为了放权而放权,并美其名曰:自我革命方便群众。实则是把一些日常事务一股脑儿地推给基层。事情下放了,但人员编制不下放、相关经费不下放,如此甩包袱式放权,导致基层政府部门责任越来越多,压力越来越大,原本紧张的执法资源更加捉襟见肘。难怪有些干部感到委屈:我们是芝麻大的官、绿豆大的权、西瓜大的责任。

简政放权必须充分考虑到基层的承担能力,统筹安排、循序渐进,不能一放了之,当甩手掌柜。让人、财、物跟着事走,让“放”“管”“服”的车轮同步运转起来,改革才能蹄疾步稳不走偏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原标题:南非总统祖马同意有条件辞职?南非政府发表声明否认

[环球时报驻南非特约记者 陈开]南非政府网站6日晚发表声明,对媒体就有关非国大国家执行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“迫使”总统祖马“接受辞职”的报道进行澄清,称南非内阁及国家执行委员会并未就此召开过任何会议,所有日程安排均按照规定执行,有关报道“失实,毫无根据”。路透社等西方媒体6日早些时候援引南非Times Live新闻网的报道称,如果特定条件得到满足,祖马就准备辞职。但路透社称,并未联系到非国大官员予以置评。

一段时间以来,有关“祖马退出政治舞台”的报道层出不穷。特别是去年12月现任副总统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后,有关“祖马下台”的舆论四起。尽管如此,被南非媒体称为有“九条命”的祖马数次在议会和非国大内的不信任投票中涉险过关。

据《南非人报》7日报道,拉马福萨当天发表一份“澄清声明”,表示他已经开始与祖马总统直接讨论权力过渡问题。拉马福萨称,这些讨论是建设性的,为以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、避免政治分裂的方式迅速解决问题奠定了基础。在此基础上,各方同意推迟原定于7日晚举行的非国大国家执行委员会特别会议。《南非人报》称,很多人都希望有关方面能在周三发表关于祖马去留的“最后公告”,但目前看来,任何官方声明可能只会在未来几天出现。

南非政府6日还发表公告称,为营造良好的政治环境,总统祖马原定于8日举行的国情咨文演讲将被延迟。“国情咨文被推迟很有可能是祖马不久将宣布辞职的信号,”南非政治评论员杰斯·范·伦斯堡据此认为,目前祖马的去留已不是疑问,关键是如何商定好离任条件和方案。因为如果反对党提出对祖马的不信任动议,议会的决定可能令执政的非洲人国民大会(非国大)失去在南非政坛的优势,“因此,非国大将利用国情咨文演讲被推迟的真空期与祖马达成协议。”

祖马现年75岁,2009年当选南非总统,2014年连任,其总统任期应于2019年到期,届时南非将举行下一届总统大选。非国大主席在历届南非总统大选中均以绝对优势胜出。但近年来,由于国内经济不振、祖马腐败丑闻缠身等问题,非国大的形象受损。在去年的地方政府选举中,非国大遭遇自1994年执政以来最差的选举结果,全国范围而言,非国大的总得票率只有约54%。拉马福萨若想在明年的大选中获胜,摆在他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能否在选举前完成政权交替。

责任编辑:柳龙龙

来源:观察者网

英国《简氏防务周刊》2月6日报道,一家总部位于成都的中国民营企业在2018年新加坡航展上展示了一款为出口设计的“星影”隐身攻击无人机,该机最大起飞重量达到4吨,可以携带400公斤武器,雷达反射截面积在0.1平方米水平。

报道称,这种无人机是一种专门设计的,具备低可观测性和高生存力的侦察、打击平台,“星影”的最大起飞重量为4000公斤,采用钻石型机身,全长7.3米,后掠翼,翼展15米。据开发该机的朗星公司称,该机的雷达反射截面积可以控制在0.1平方米水平。(观察者网注:与雷达反射截面积1米²的第三代战斗机相比,其被雷达探测的距离可以降低到后者的一半)

“星影”无人机模型“星影”无人机模型

该机机身后部和机翼后缘装有控制面,机身上方两侧装有一对具备低可观测性设计的进气口,驱动两台发动机,喷口也有低可观测性设计。

据称,该机采用常规起飞方式,机身下方装有三点式起落架,采用双轮前起落架和单轮的主起落架。

“星影”无人机内有一个2.5米长、0.76米宽,0.7米高的弹舱,载弹量400公斤(符合相关国际公约规定,攻击距离小于300公里,弹头小于500公斤)。关于航程,传感器和可携带的武器等问题,该公司没有展示,不过据称相关设计已经确定。

“星影”无人机使用两台中国国产的TWS-800涡轮风扇发动机,该发动机由中国成都的中国科学院航空发动机公司(CCAS )研制,该公司在2014年10月成立,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提供支持。

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表示,其实“星影”模型早在2016年珠海航展上就已经进行过展示,这次是该机首次在国外进行展示。展示这架飞机的朗星无人机系统有限公司是一架民营企业,他们在本届新加坡航展上还将展示目前世界载荷最大的货运无人机AT-200,该机由朗星无人机公司和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共同总体设计,北汽通航、航空工业618所、中电54所、航天773所,西工大等单位联合开发。据此前朗星公司称,该公司已经与顺丰快递签署合同,为该公司开发货运无人机。

朗星公司AT200货运无人机朗星公司AT200货运无人机

四川滕盾公司开发的“双尾蝎”无人机也是为顺丰开发的无人机,看来未来无人机货运市场将是中国无人机行业争夺的新焦点

原标题:最近,杭州一对新婚夫妻就因此大吵一架,女方还患上了轻度抑郁。

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,

而爱情死亡的一步,

一般都是从这个问题开始的:

今年过年,回谁家?

最近,

杭州一对新婚夫妻就因此大吵一架,

女方还患上了轻度抑郁。

女孩叫刘晶(化名),她和老公赵先生是从校园恋爱修成正果的,如今结婚不到一年。

谈恋爱时,赵先生都是顺从刘晶的想法,回她的老家过年,可是结婚后,他的态度不一样了,今年他怎么也不肯回刘晶家,还撂下话:最好一起回他家,否则各回各家。

两人为此各执一词,闹得不可开交。

刘晶说,老公家外面冷室内热,呆两天就流鼻血,饭菜口味也不习惯。

赵先生说,去年就是回的她家,可我也是独生子女,不忍让父母伤心啊!

最终,他们谁也没法说服谁,只能各回各家。

刘晶也因此轻度抑郁,“最近有时候会感到胸闷,人没劲,失眠,觉也睡不好。”

这件事也引发了网友的大规模讨论:

有人说,女方过分了,一年去一家其实很合理,既然去年回过娘家了,也该去一次婆家。

很多人也赞同男方女方家轮着去的处理方式,

但这取决于双方及其家庭的态度,婚前说好,婚后反悔的大有人在。

有人赞同各回各家,平时就待在一起,没必要过年也要成双成对。

然而,没孩子时各回各家没啥毛病,有了孩子,孩子去谁家又成了问题,一不小心就会伤了感情。


也有人坚持只回一方家里,


还有不少人发出“远嫁扎心”、“婆家不友好”的感慨。



过年去谁家?

多年来,

大多数夫妻为此争执不下,

至今似乎也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。

各大论坛,

这样的讨论也从未停止。

一女子发帖称,结婚8年了,过年回谁家的事还没有解决,并且婚姻危在旦夕。

据她说,结婚第一年,考虑到小年和国庆都在婆家过了,过年她想回娘家,但老公不同意,理由是:新婚媳妇儿第一年是要在婆家过年的,不然他脸上没光。

虽然最后婆婆同意他们回娘家了,老公仍然黑着脸,并在除夕当天拒绝丈母娘的挽留,坚决地回了自己家。

第二年,他们一起回了婆家,女方却忍受不了婆家吵闹、饭菜口味、房间有霉味……又在初一时自己回了家。

从此以后,他们年年各回各家,年年冷战一场,已经快过不下去了。

武汉一对80后夫妻,两个人都是独生子女,为了争夺婚后第一个春节的“主动权”,在度蜜月的路上就吵了起来,妻子甚至一怒之下中断旅游抗议老公。

最终,他们找来了朋友作证,准备4个纸团,两个空白,两个分别写上夫妻双方的老家,抓阄决定。

婆家和娘家,为了争取让孩子过年回自己家,也下了不少功夫。

家住浙江绍兴的老蒋和老伴儿正在紧张地装修新房,他们特意买了小一些的户型,用手里余钱给新家装了地暖,就是为了能让从北京回来的儿媳和孙子能适应南方湿冷的天气,多住几天。

他得意地说“儿子今年不用去东北丈母娘家了,我给抢回来了”。

金华某县城的刘阿姨,特意去“摸底”了老家的游乐场,记下了商场里有的吃穿品牌,只为了“夺回孙女的心”。

……

过年去谁家

俨然已经成了,

“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,你先救谁”

一样的送命题,

更是两个家庭之间没有硝烟的战争,

恐婚一族已经提前打起了退堂鼓。


今年过年,

你们商量好去谁家了吗?

来源:钱江晚报、北京晚报、武汉晚报

责任编辑:桂强

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7日,印度新德里,微软CEO萨提亚·纳德拉在新德里宣传新书《Hit Refresh》。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7日,印度新德里,CEO萨提亚·纳德拉在新德里宣传新书《Hit Refresh》。 视觉中国 图

2017年10月底,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·纳德拉作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,来到清华大学参加年度顾问委员会会议并走进清华X–空间 (x-lab)与学生交流。这是我第三次在清华大学见到他。第一次是在2014年9月,他刚刚担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半年,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报告厅与微软执 行副总裁沈向洋举行一场对话,我是那天对话的主持人。第二次是2016年6月,我与他在清华大学大礼堂举行一场对话,吸引了上千名清华学生。这两场对话都 收到清华学子的热烈反响。这次在顾问委员会会议期间,他送给我他的新书Hit Refresh,并告诉我中文版很快出版,邀请我为其作序。我深感荣幸。

微软于1975年由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和保罗·艾伦(Paul Allen)创立。在其42年的历史中,萨提亚是继盖茨、鲍尔默(Steve Ballmer)之后的第三任首席执行官,他自2014年2月就任微软首席执行官,至今已近4年。短短几年内,在萨提亚的领导下,微软不断“点击刷新” (Hit Refresh),股票一路上涨,目前公司市值已经回到全球市值第三高的位置。

清华大学与微软有着密切的合作。2007年4月,清华大学授予微软创始人、第一任首席执行官盖茨名誉博士学位,这比他的母校哈佛大学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还早 了两个月。在萨提亚担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之前,微软第二任首席执行官鲍尔默也曾担任顾问委员。自2015年起,在微软的支持下,清华大学与 华盛顿大学合作建立了一所新型学院—全球创新学院(Global Innovation eXchange Institute,简称GIX),并开办了硕士项目。这所学院的新楼,位于华盛顿大学所在地西雅图和微软总部所在地雷德蒙德(Redmond)之间的贝 尔维尤(Bellevue),已于2015年9月落成并启用。

萨提亚出生于印度的 海得拉巴(Hyderabad),那里被誉为印度的硅谷。他在印度接受大学教育后,在21岁生日那天赴美国留学,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。之后他于1992年 到微软工作,在工作期间,又攻读了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在职MBA(工商管理硕士)项目。在微软工作22年后,这位印度移民被微软董事会任命为第三任首席执 行官。

在这本书中,萨提亚讲述了他的两个家庭的故事:一个是他个人的家庭,一个是微软这个大家庭。这两个家庭是密切相关的。在自我介绍中,他首先说自己是一个丈夫和父亲,其次说自己是微软的首席执行官,可见家庭对他的重要性。这正是他 这本书的一个特点:在几乎每一章中,他在描写在微软的工作中,都会夹叙夹议地讲到他的家庭,他的父母、妻子、儿女对他的影响。这是在同类有关企业管理和领 导力的书中不常见的。

这本书的主题是“重新发现微软的灵魂”。其中萨提亚着重讲述 了两个词,给我印象极为深刻。一个词是“Empathy”,中文意思是换位思考或同理心。这是心理学中的一个概念。在萨提亚讲公司文化和领导力时,特别强 调同理心的重要作用。而他的同理心是从自己的家庭中获得的。他的儿子早产,并患有先天疾病,终身困在轮椅上,这也让他的妻子放弃工作照顾儿子。后来他的一 个女儿也因疾病必须到加拿大的温哥华治疗,而往返于西雅图和温哥华耗去了他们夫妻俩大量精力。但是他从这些事中获得了与众不同的同理心,他总会从别人的角 度想问题。

另一个词是“Mindset”,中文翻译为思维模式。他在书中提到了斯 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·德的畅销书《终身成长:重新定义成功的思维模式》,其中区分了两种心智模式:成长型思维模式(growth mindset)和固化型思维模式(?xed mindset)。2016年萨提亚来访清华与我对话时,送给我的就是这本书。运用思维模式这个概念,萨提亚讲述了微软这几年的变化以及他作为领导者去重 新发现微软灵魂的心路历程。微软是高科技企业,它不仅引领全球科技发展,同时也受到新科技变革的冲击。萨提亚认为,一个人无法去准确地预测未来科技变化, 但是成长型思维模式可以使他更好地对不确定性做出反应,并且在技术快速变化的情况下,去纠正自己所犯的错误,因此需要不断“刷新”。

这本书也是一本关于未来科技的书。萨提亚着重讲了三个技术:混合现实(mixed reality)、人工智能、量子计算(quantum computing)。混合现实是微软应对增强现实(augmented reality)和虚拟现实(virtual reality)的新技术,而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则是会影响21世纪人类文明的技术。萨提亚对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的相互加强作用有着深刻的洞察。他在书中 写道,量子计算将会加强人工智能的计算能力,使得过去无法实现的创新变得可能。他举例说,一些新药的研制过程中需要大量复杂的计算,量子计算会使这些复杂 计算变得轻而易举。再比如,量子计算也会使有关高温超导变得可能。微软在近年来不仅在混合现实,也在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上大量投入,致力于继续引领未来科 技发展。

阅读萨提亚的这本书给人以很大启发。首先,作为一位全球顶尖科技企业的领 导者,他在企业“刷新”过程中展现出的领导力,他用同理心和成长型思维模式思考并解决问题,给我们的企业管理者很多启示。其次,萨提亚从印度到美国学习、 工作,并从工程技术人员成长为全球顶尖跨国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个人经历,给我们呈现出一个人生励志的榜样。最后,他强调自己并非只是技术专家和管理专家,还 是一个人文主义者(Humanist),从这个角度,这本书为我们审视卓越管理者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提供了新的洞见。

我热情地向中国读者推荐这本叙述平实、富有哲理、着力现实、心怀未来的书。

(本文系钱颖一教授为《刷新: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》一书写的序言,该书由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月出版)

萨提亚·纳德拉著 《刷新: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》萨提亚·纳德拉著 《刷新: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》